熱搜火了!楊迪上綜藝公然侮辱她 竟沒人敢反駁(組圖) 加载评论...
資訊  她刊  2023-12-03 04:31
一個熱搜火了,叫做#楊迪曝藝人聚會帶女朋友#。



圖源:新浪微博

是的,現在的熱搜沒頭沒腦,看到熱搜時心想又有哪個藝人要官宣嗎,讓楊迪先行放出風聲?

導語說的是楊迪在《火星情報局》里爆料有男藝人聚會時帶了一個和娜扎一樣漂亮的女朋友,依然沒寫明前因後果。

但目的達到了,惹得網友們紛紛開啟猜測,

「我的好奇心一下就勾起來了」

「編的段子吧」

「喜歡托腮的笨蛋美人?」

「楊迪這麼說估計那女朋友得分手」……



圖源:新浪微博

本著八卦的心點進視頻,結果罵罵咧咧地退出來。

網友的乳腺也是乳腺,怎麼這麼私下的事情都要嚼舌根啊。



讓楊迪快速上頭、下頭的她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

在綜藝《火星情報局》上,楊迪分享一次聚會中某個男藝人帶來了新認識的女朋友,在場沒有一個人不誇新女朋友好看。

薛之謙打叉說,「那能比娜扎還好看嗎?」「別說,差不多一模一樣的好看。」

反正就是所有人都無法拒絕的艷光四射的長相,那又發生了什麼事讓楊迪快速下頭呢?



接著他們聚會玩遊戲玩你畫我猜,女孩顯示出不可原諒的無知,什麼也猜不出來。

出來一個詞條「鱷魚」,藝人就開始跟女朋友比劃,又是「水裡很兇猛的動物」「沼澤里生活,形容它的眼淚」「什麼的眼淚,形容一個人很冷血」……

在楊迪看來,答案已經喂到女生嘴邊了,結果女生(在楊迪的模範演繹下)還在那裡托腮、賣萌、困惑、左顧右盼,猜不出來。

直到男生說「我剛剛給你買的包」,女生這才不假思索一口答出——「鱷魚」。



在楊迪浮誇的演繹之下,周圍的明星被逗得哈哈大笑,大家在一起調侃一個「胸大無腦的美人」時達到了美美與共的大和諧。

楊迪接著描述下一道題,那是更加活靈活現了,題目是「狐狸」。男藝人提示道,「動物非常狡猾」「那個紂王,妲己是什麼動物變的」……

楊迪飾演的漂亮女友之蠢萌扭捏到了讓人咬牙切齒的地步。

直到給出提示「圍脖,做成圍脖」,漂亮女孩一秒答出「狐狸」。



娜扎評價說「她才是名副其實的笨蛋美女」,楊迪的審判是:「確實女生很漂亮,但是她如果知道的東西多一點應該會更好。」

這場對漂亮無腦的女孩的調笑還沒有結束,楊迪不忘補充一句後來男藝人也覺得臉上掛不住,給他發微信說「迪哥辛苦了」,楊迪貼心回復說:「沒事,你才辛苦。」

這場遊街示眾的鬧劇終於結束了。

這段視頻想必很多朋友都跟我一樣,全程不適。

一群公眾人物在綜藝上一起評論一個不在場的素人女孩,評論她的點還不是什麼道德上的問題,而是「無知」,但凡換個娛樂圈的誰沒有文化,在場的人多少會給藝人留些薄面。

網友經常吐槽的藝人無知,是站在他們與自己德行完全不匹配的收入上的,對一個素人用無知審判很沒必要,有網友說:「面對這個信息爆炸的世界,任何人在這方面嘲笑任何人,都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圖源:新浪微博

反反覆復調侃了這麼久,兩道題一波三折,都完美符合「漂亮但是沒有生活常識,無知但是了解奢侈品」——簡而言之「撈女」的刻板印象,經楊迪誇張演繹之後,甚至更像是編的。

如果不是編的,那在公眾場合評論別人的伴侶的行為本身就很「下頭」,別人當你是朋友,你當別人是搞笑素材。

如果是編的,為什麼要編纂一個漂亮沒大腦、最刻板的女性形象當成丑角來供大家調笑呢,而且用詞也很微妙,她是男藝人「新交的女朋友」。

女孩漂亮所以被藝人帶出來炫耀,臉面有光。女孩無知又讓藝人掛不住臉,立馬踩女朋友向自己想融入的群體道歉。



最後「女孩丟人」又被當做談資,成為人茶餘飯後的笑料,「不過是新交的女朋友而已,又不是真愛,這回早分了吧」。

現在綜藝加上熱搜效果,引導著網友又去揣測藝人是誰、女友是誰,再賺一波流量。真是一女多吃呀。

其實我相信楊迪並非有惡意,而且他素來在娛樂圈的形象就是善良、幽默、照顧所有人情緒,我相信在場的人都不是惡人,但是這一幕依然發生了。

一個男性公開取笑一個女性,而沒有人打斷他。

為何會如此,原因也很簡單——

因為太常見了。

就像空氣中的毒素一樣,常見得我們都意識不到它有毒。

類似的女性被當成茶餘飯後的笑料的事,過去、現在、未來也不斷在發生。

這就是「女性被景觀化」的日常。



那些被景觀化的女性們

還是《火星情報局》,溫雅起身讀一封信的時候,由於她穿的高開叉的裙子,她一站起來,在場的男性主持人們就像被點燃了一般,開始不斷品味她的裙子。

「你的裙子也太開了吧!」

「要不你跳著說。」

「什麼跳著講?!應該是一邊高抬腿一邊講。」

「你們怎麼這樣?應該倒立著講……」



一群男性不斷加碼調戲女孩的穿著,錢楓誇張地擺出捂眼睛、又從手縫裡偷窺的動作,薛之謙頻頻回頭,直到應采兒叫他別回頭了才作罷。



畢竟應采兒也被開過黃腔,錢楓想誇應采兒身材好,但偏偏選擇了最油的說法。



還有回李承鉉討論健身,被薛之謙解讀為床笫之歡。



以及燒餅和錢楓打嘴炮說郭雪芙屁股大好生養,而棄沈夢辰則生不了兒子。。。



真的是每個女星在這個綜藝都要被從頭到尾羞辱戲謔一遍,看來《火星情報局》真的是素質窪地,aka猥瑣男大本營。

其他地方不見得好哪裡去,滿嘴跑火車的薛之謙就在某頒獎典禮上,對著劉惜君公然開黃腔。

他說:「這話筒上有劉惜君的口紅耶,她剛剛是含著說話的嗎?」



這種把低俗當幽默的行為,真的毫無分寸,何況劉惜君已經下台,只能任由嘴欠男調侃,而無法反擊。

他們就喜歡看女性被調戲之後花容失色的樣子。

還有「孔雪兒吃魚子醬」事件,也堪稱「下頭男性魅力瞬間」。

因為孔雪兒不知道如何吃魚子醬,而被在場好多男藝人鬨笑,華少教她要舔一舔,但身為愛豆的孔雪兒不便做這樣的動作引發遐想,於是她一口吞了下去。



華少那機關槍的嘴一點兒不放過,「給你搞碗泡飯好不好」「你這樣嚼,是吃瓜子仁?」,在孔雪兒不斷好脾氣地賠笑、尷尬、道歉中,這群男士開懷大笑,獲得了巨大的滿足。



還有最近剛發生的「關曉彤過生日被整蠱」。

沈騰故意傳遞安全系統光碟給曉彤的時候失手,讓曉彤把光碟摔到了地上,大家一起渲染她弄壞了花五年時間研發、斥資上億的光碟。



曉彤快被嚇哭了,工作人員清場后,架勢做足,大家這才告訴關曉彤是場惡作劇,並祝她生日快樂。



天哪,生日被這麼大驚嚇哪裡快樂得起來,而且女孩被整蠱的反應全程被攝影機記錄了下來。

供全國人民一起把玩欣賞。

更過分的還有一次,蔣欣在綜藝《頭號驚喜》中,與一個孕婦困在了故障電梯里。

蔣欣非常害怕,但還是平復自己情緒,又是給孕婦按摩,又是安慰她給到足夠情緒支持。



這時張大大還在門口狂敲門引發孕婦焦慮,救援人員給的救生繩根本無法承受人的重量,簡直要把蔣欣逼到極端情景中去。

結果電梯門打開,攝製組鼓掌大笑,原來全是假的,剩下蔣欣完全呆住,回不過神來。

這樣的案例還有太多,女性似乎總在男性主導的場合變成「景觀」。

最不加掩飾的例子,是多年前GQ的雄文「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也都是素局」。



圖源:網路

後來有馮小剛酒足飯飽后逼迫苗苗光腳跳舞。



沒想到都2023年了,女性還是被當成一盤菜一樣被觀看、被比較、被評價。

當女人拒絕成為客體,會怎樣呢?

韓國有一檔成人綜藝《魔女狩獵》,每次都聊兩性話題聊到飛起,通常都是幾位男主持人請到不同女嘉賓、圍繞女嘉賓插科打諢的狀態。

有次請到女愛豆lovelyz成員李美珠,美珠用非常有主體性的方式,以學術討論的口吻,請教男主持人對女性高潮有沒有絲毫認知。



圖源:新浪微博

結果直接把習慣了開黃腔搞擦邊的男主持人們集體問得啞口無言,一句都答不上來,只能驚慌、沉默、互相推諉。









圖源:新浪微博

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場面,男性習慣把女性當做菜來把玩,而當女性充滿主體性地開口說話時,他們完全應付不來。

這些場域需要女性,但從來不是作為有尊嚴有思想有能動性的主體存在,而是作為觀賞對象,作為審美客體。

她表現得美味可口,大家得到審美上的滿足,帶她來的男人有了面子;她出醜了,則成為娛樂對象,日後人們的談資,總之她永遠被消費。



「燒倉房」

楊迪吐槽女孩漂亮沒文化一事,有網友說想到了「燒倉房」。



上下滑動查看全文

這個典故最初源自村上春樹的作品《燒倉房》,後來李滄東導演把這拍進了電影《燃燒》里,最近《裝腔啟示錄》也有引用到。

指的是有錢人為了填補自己空虛人生的小愛好,就是尋覓年輕漂亮但貧窮的女孩,讓她們成為自己的女伴,帶著她們去見世面,其實是當一個解悶的樂子。



電視劇《裝腔啟示錄》



想要跨越階級的女孩們以為自己上了桌,結果只是被當成菜。

普通人窺見金錢世界的一腳后再被狠狠踹出來,看著她們崩潰、抓狂、懷疑人生,這就是有錢人的娛樂。

人們總是諷刺「撈女」「拜金」「傍大款」,卻從未看到一開始是富人在燒倉房,是權力上位者設的鴻門宴,請女孩入瓮,再邀請所有人包括普通的你一起取笑她。

但今天我想講的不僅是想要跨越階級的女性,而是更廣泛的,女性在社交等領域的失權處境。

因為我發現在絕大多數的公共場合,女性總是變成一種掛件一樣的存在,可以是無人在意、任其點燃的塑料大棚;可以是天真無害、可愛賣萌的毛絨玩具;可以是金光閃閃、蓬蓽生輝的鉑金包。

但總歸淪為被凝視的物件。

於是有了酒桌文化、美女作陪的「優良傳統」,有了對女性是大颯蜜還是一盤菜的簡單二分法。

很多社交場合都是老男人酒桌的另一種變體,譬如曾經被廣泛詬病的大廠團建文化、科員層級黑話、甚至職場辦公室政治……

最近TVB新出的大女主電視劇《新聞女王》,佘詩曼飾演的專業過硬、叱吒風雲的職場女性,結果在男性主導的高層會議中,依然被當做時裝表一樣被把玩。



TVB《新聞女王》

她可不是什麼撈女,只是在事業上有跟男人一樣的野心罷了。

很多花了十多年抵抗了太多性別偏見、依然選擇讀理工科的女孩,會發現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往學術尖端攀爬,總是無法擺脫被視作「小師妹」的命運。

彷彿她是可愛無害的實驗室擺件,枯燥的科研生活中的調劑品。

女性化學科學家邦尼·加默斯無法在專業領域被人肯定,只能去當一個電視烹飪節目的主持人,順便夾帶私活教科學。



美劇《化學課》

那位臭名昭著的反女權鬥士菲利絲·施拉夫利(《美國夫人》)本來是一名政治學軍事學專家,但沒人認真對待她,直到她決定成為美國保守主義家庭主婦的代表,才終於開始受人歡迎。

而「金牌家庭主婦」說到底,還不是一個金光閃閃的父權的掛件。



美劇《美國夫人》



所以女性一旦有了想在主流世界、世俗成功中取得一席之地的企圖心,一旦想要進入到主要由男性建構的權力中心,就免不了成為「待燒的倉房」。

甚至女性只要踏入公共生活,就免不了成為男性的談資,因為主流話語里對女性的景觀化太常見了,因為男性害怕花瓶開始說話,開始掌握主動性,甚至有了話事權。

但她們又何嘗不知呢?

村上春樹在書中寫女孩的心境:



我不時掠過一念:他會不會叫我燒倉房呢?就是說,他往我腦袋裡輸入燒倉房這一圖象,之後像往自行車打氣一樣使之迅速膨脹。不錯,有時我的確心想,與其靜等他燒,莫如自己擦火柴燒乾凈來得痛快。





電影《燃燒》

與女性淪為倉房的無奈處境相對應的,其實當權者的空心和虛無。

這個需要把女性他者化、無害化處理的權力結構是何等的小氣和怯弱,女性對此心知肚明。

而真正的審美,真正的趣味,絕不是把女性當做消遣品,我們長久地不適於這種帶有特權意味的娛樂。

總有人不想玩一套遊戲了,總有人會掀桌的。

女性在更新,男性還很舊,越來越多的他們產生同一種疑惑:「為什麼我明明在誇你,怎麼你感到冒犯,怎麼你還生氣了?」

那是因為無數誇獎的辭彙本身就是對女性的物化。

女性想說的很簡單,無論你們喜歡與否,女性拒絕成為僅供把玩的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