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實力回歸,《新聞女王》打出職場王炸劇?(圖/視頻) 加载评论...
資訊  潮新聞  2023-11-29 14:54



不能勝任職場鬥爭被男上司奉勸:找個男人嫁了吧。

面對男友的問詢「是你的工作重要還是我重要」,直接反問「你說呢」,並甩頭走人。

對於退縮的採訪對象直言:你寧願用戴著三克拉戒指的手去擦眼淚,也不願意用你的傷痕去證明你反抗過,爭取過,那你就是懦弱!

……



這些台詞都出自於這段時間正在播出的TVB台慶劇《新聞女王》。這也讓該劇連日佔據社交媒體討論的上風,霸榜熱搜。還有不少追劇的人和有風君一樣感概:嚯,簡直太精彩了!

《新聞女王》聚焦新聞行業生態,憑藉快節奏的劇情、犀利的台詞,以及性格各異的女性群像等,讓觀眾拾起了追劇衝動,也讓許多和TVB電視劇同成長起來的人們感受到了久違的親切感:熟悉的港劇范兒回來了。

豆瓣上,這部劇以7.9分開分,評分已經一路上漲至8.2分,成為近年來罕見的高分港劇。



一起追劇的過程中,有風君想和大家聊聊:《新聞女王》為啥能火出圈?

01

《新聞女王》的故事背景設定在虛構的新聞傳媒機構「SNK-NEWS」,劇中是香港最大的傳媒機構,聚焦點是在該機構最受關注的直播節目《六點半新聞報道》的主播爭奪戰上。

資深主播文慧心(佘詩曼 飾)和梁景仁(馬國明 飾)分成兩派,明爭暗鬥是日常。而在黃金時段女主播空缺后,記者張家妍(李施嬅 飾)、主播許詩晴(高海寧 飾)和徐曉薇(何依婷 飾)也開啟了新的比拼……



延續了港劇歷來的節奏感,這部劇的開頭就經歷了幾重反轉——

「我爸總是說做新聞工資低、工時長,我想問,你覺得我能怎麼樣說服他。」開頭,一個傳播系在讀大學生如此提問文慧心,而她反問:「電話詐騙案可以多賺一千倍,是不是代表騙子比新聞貢獻大一千倍?」

隨後,更是直接在下一秒所有人都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突然發難放出了同為校友的廣翔重工負責人公司經濟正隱性下滑的爆料,斥責其坑害股民的財產。一瞬間,在場的人紛紛舉起手機拍照錄像,一場分享會變成了爆炸級新聞的第一現場。

當觀眾以為文慧心是為真相仗義發聲,為無辜股民負責時,情節一轉,鏡頭下一秒就告訴你,原來所謂的提問是預先設定好的,所謂的揭露真相,也不過是為了製造混亂,好讓她合作的競爭公司坐收漁翁之利,還讓她與未來的潛在客戶取得聯繫罷了。看似一場普通的校友分享會,成為了文慧心排兵布陣的「演練場」。

四分鐘不到,三個反轉,不僅立住了文慧心的女主播人設,還引出了電視劇的主題:新聞到底是什麼?這種敘事風格和展現人物設定的技巧,讓有風君不得不感慨一句,TVB還是那個TVB。



《新聞女王》劇照,圖片源於豆瓣

隨著劇集深入,以車禍、基金會醜聞、人質劫持、火災爆炸等極具衝突性的事件微切口,《新聞女王》讓觀眾看到了新聞機構的運作方式,更通過節奏快速、層層反轉的劇情,讓大家紛紛感嘆:「八百個心眼子已經配不上這部劇了。」

如此,《新聞女王》,也被稱為職場版《宮心計》。它的衝突層層遞進、反轉立竿見影,不停刺激著觀眾的「爽點」。

02

《新聞女王》並不是一部簡單意義上的「爽劇」。

雖然劇中也有設定直播時不顧大局、設計圈套試圖讓對手出局,甚至潑髒水傳謠言等低劣手段,讓部分觀眾認為一些大快人心的情節缺乏現實性。

不過縱觀全劇,顯然並不是如此。

《新聞女王》因為金句頻出的台詞能在短視頻平台上爆火,也因為對新聞職業的詳細刻畫能留住那些因為好奇前來一探究竟的觀眾。

情節抓馬之餘,它是在認真拍的。

比如第一個事件,突發巴士側翻事故。突發新聞,每個新聞從業者都要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掌握一手資料,獲得首發和獨家。

於是,我們看到——

劇中「SNK-NEWS」作為一家龐大的電視機構,會第一時間掌握報道方向。另一邊,一線記者則快速趕往現場,力求在緊湊的時間裡拿到盡量完整的信息。不僅如此,作為一名成熟的新聞人,還會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問題,並對事件時刻保持敏銳性,去發現那些被忽略和掩蓋的真相。

劇中選擇的新聞事件,包括「新聞本身能不能被策劃」「網路暴力」「流量和事實哪個更重要」等話題,折射出當下也會熱議的議題。

該劇總監製鍾澍佳說過,「我們寫台詞時,沒有太多刻意要去做什麼爆點,更多的是放在每個人物的性格、行為特徵上。」他希望觀眾在觀劇之後,能感受到新聞行業的重要性,理解新聞必須堅守的底線。

所以,在「權斗」的外衣下,我們依然能看到電視劇關於「真相」的討論:



也能看到媒體的底線:



有風君還注意到,該劇每一集的開篇都會引用一些名詞語錄,也頗有意義。

記者的責任,是牢牢地守住一個核心原則,審視社會不為人察覺的角落。——比爾·科瓦奇 湯姆·羅森斯蒂爾《新聞的十大基本原則》

「真實」有許多不同版本,新聞沒有能力記錄所有,只能聚焦某一處,塑造出選擇性的「真實」。——阿蘭·德波頓《新聞的騷動》

新聞節目應該優先考量需求者,而非供應者。——丁哲雲《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



03


《新聞女王》再次颳起了一陣港劇旋風,但要說港劇崛起?似乎並不見得。

作為一位從小看港劇長大的資深觀眾,有風君現在依然對那些經典老牌港劇印象深刻,《鹿鼎記》《尋秦記》《金枝欲孽》《溏心風暴》《珠光寶氣》《壹號皇庭》《刑事偵緝檔案》《妙手仁心》《法證先鋒》《衝上雲霄》《使徒行者》等等。



要論立意深度和劇集水平,《新聞女王》距離經典港劇還有差距;在專業程度上,也無法媲美以《新聞編輯室》等為代表的歐美行業劇。但在當下,它出現得正好。

相較於如今部分電視劇打著職場劇、大女主的旗號,全片卻都是戀愛日常,劇情懸浮拖沓、漏洞百出,被群嘲為「拍一行,毀一行」。生活本就不易,看完這些更讓人憋屈又掃興。

《新聞女王》單對「一心搞事業,拒絕戀愛腦」的刻畫,就受到了觀眾的好評。

我們看到,劇中文慧心能穩坐當家主播是有充分理由的。作為職場劇女主,她不只是換著不同套裝走來走去看上去很拉風,也能在無題詞的情況下,一件件清晰講出數年來的類似事故,還能運籌帷幄,合縱連橫一把好話術。

其實,把劇中每一個重要女性角色單拎出來,能發現她們都目的明確,清醒且獨立,她們不掩飾自己的野心,也有魅力,讓苦於「傻白甜」套路人設的觀眾可謂耳目一新。

鍾澍佳說過,這次將視線投向新聞業,主要還是從塑造群像出發,「我們一開始想講述一幫女性怎麼通過她們的努力,在那種很不容易生存的環境里求生,追逐她們的夢想,達到每個人不同的目的。而新聞行業的有趣之處,就是隨時隨地可以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然後逐漸演變成了一個很重要的事件。」



《新聞女王》劇照,圖片源於豆瓣

有風君記得,2018年佘詩曼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和TVB還有一部戲的合約,希望港劇能重回觀眾視野。」

但沒想到的是,自2013年拍攝的《使徒行者》大爆后,港劇陷入了10年的沉寂,甚至TVB在近五年連續虧損。而《新聞女王》是佘詩曼那部姍姍來遲的「合約」,也是TVB探索以新創作視角詮釋新港劇交出來的一份功課。

時代在進步,觀眾在成長,曾經風頭無二的TVB明白,如果港劇只是繼續在內容和技術上因循複製,那麼離觀眾只會越來越遠。

獲贊的《新聞女王》開啟的不僅是TVB的新篇章,也給予了更多創作者一些提醒:不論是技術、思想,還是節奏和審美上,都要更加與時俱進乃至超前,才能更好地契合當下觀眾的心理。哪怕是爽劇,搭建的臨時夢境也要更高級,才能讓人沉溺其中。

如此,也難怪網友們會在彈幕上快樂地刷屏:「這個冬天,文姐你就是我唯一的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