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楚雨蕁、紀曉嵐…原來我們一直都念錯了?(組圖) 加载评论...
資訊  庖丁解news  2023-12-05 02:06
前段時間,由曾舜晞、田曦薇主演的古裝輕喜劇《田耕紀》熱播。男女主攜手智斗極品親戚,種田經營發家致富的新穎題材讓人眼前一亮。

然而劇情令觀眾津津樂道之餘,卻有網友發現了盲點——「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好像整個劇組都把女主角的名字讀錯了嗎?」

01

「連蔓兒」的「蔓」究竟怎麼讀?

在《田耕紀》中,女主角「連蔓兒」家住十三里營子,是老連家第三房的女兒。而劇中無論是男女主演,還是連父連母等一眾配角,都稱呼其為「連màn(音同曼)兒」。

有網友提出,「蔓」是多音字,為何劇組偏偏把它讀成「màn(曼)」音,這是否符合人物設定?

通過查閱《新華字典》APP,記者發現,「蔓」除了màn音,還有mán(音同瞞)、wàn(音同萬)兩個讀音。mán音使用較少,指某種草本植物蕪菁,可排除。而「蔓」作(wàn)時意為細長能纏繞的莖;作(màn)時義同「蔓」(wàn),多用於合成詞或成語,如「蔓草、蔓延」等。



根據《田耕紀》劇情設定,連家是農耕之家,人丁興旺,喜歡用花花草草給女孩取名,連蔓兒的堂姐分別叫連花兒和連葉兒。不少觀眾認為,從這樸素的取名方式可以推導出,「蔓兒」的含義應更偏向「莖葉」,讀音為「wàn(音同萬)」更合適。

不過,也有觀眾反駁,既然「màn(音同曼)」也有「藤蔓」的本義,為什麼不能讀màn呢?  對此,ISO(國際標準化組織)表意文字小組授權專家陳永聰向記者解釋,在語義的角度上看,màn和wàn並沒有差別,但在文讀、白讀上有些區分。

「按過去的習慣,文讀用於書名,白讀用於口語,人名一般用文讀。現在màn還能使用在蔓草、枝蔓這種偏文化的詞中,可以提供文讀的佐證。」陳永聰解釋道:「wàn一般都是單字作語素或成詞。所以màn是文讀,wàn是白讀。如果想貼合古代背景,那文讀的感覺肯定更好。」



不過,陳永聰強調,如果「連蔓兒」的人物設定是古代大戶人家的女孩,那麼使用文讀「màn」的可能性更大。偏偏《田耕紀》以宋代鄉野田園為背景,那麼「蔓兒」是小名且白讀「wàn」的情況也客觀存在。

遇事不決,不如回到問題的起點。《田耕紀》改編自小說《重生小地主》,原著中是否能找到線索?當記者登陸起點中文網,點開原文的第一章節,赫然出現了作者特意標註的這麼一句話——  「這個小女孩名字叫做蔓兒,蔓是瓜蔓的蔓(wan,第四聲),今年只有十歲。」



《田耕紀》原著《重生小地主》原文截圖。圖源起點中文網

為此,記者聯繫了《田耕紀》編劇金媛媛。金媛媛回應稱,「感謝批評指正,按照連家女孩起名的規律,『蔓』確實應該讀作『萬』字的音。」同時,她坦言:「劇本只是文字版本,作為編劇我沒有參與制作,影視化后的讀音還是和製片方溝通比較合適。」

隨後,記者聯繫《田耕紀》劇方,截至發稿暫無回應。

02

甄嬛、楚雨蕁、令狐沖,他們的名字你讀對了嗎?

《田耕紀》並非個例。

曾經火遍大江南北的偶像劇《一起來看流星雨》中,女主角「楚雨蕁」的自我介紹至今還被互聯網津津樂道: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蕁(xún)。  編劇曾以一段母女對話來塑造「楚雨蕁」這個名字背後的含義——「媽媽,我名字里的蕁,是不是蕁麻草的意思啊?」「對,這個名字還是你舅舅給你起的呢!」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女主角口中「給點陽光就燦爛」的頑強蕁麻草應該念「qián」而非「xún」。據《現代漢語詞典》,「蕁」字作「xún」時指蕁麻疹,即一種皮膚病,並不適合用作人名。



而被許多人奉為「神劇」的《甄嬛傳》同樣產生過類似的爭議。甄嬛入宮參加選秀初見雍正帝,皇帝發問,「甄嬛,哪個huán字?」

甄嬛答道,「嬛嬛(huán)一裊楚宮腰,正是臣女閨名。」

「嬛嬛一裊楚宮腰」出自南宋詞人蔡伸的《一剪梅·堆枕烏雲墮翠翹》,描繪了一位柔弱纖纖的女子形象。然而演員卻念錯了這首詩中「嬛嬛」的讀音——此處「嬛」字意為輕柔美麗,應該念「xuān」(音同宣)。

「《漢語大字典(第二版)》給了『嬛』四個讀音,huán這個音被解釋為女子名,按這種情況,一般名從主人,其實不算錯。」陳永聰向記者解釋:「但從名字出處來看,肯定是暗合xuān,(演員)就是念錯了。」



陳永聰感嘆,影視劇行業需要在讀音和遣詞造句上做到更嚴謹,因為「大眾傳媒影響力太大了」。他舉了一個著名的例子:「紀曉嵐的『紀』公認是張國立帶歪的。」

古裝劇《鐵齒銅牙紀曉嵐》首播於2000年,影響了幾代人。據新華字典,「紀」字作姓時有且只有一個讀音「jǐ」,但大眾常常跟隨影視劇,將其誤讀成「jì」。

不僅如此,影視劇中主人公姓名因多音字而聲調有誤的例子比比皆是。如金庸著作《笑傲江湖》中,男主角令狐沖的姓「令狐」本應讀líng hú,但多數影視劇都讀成了lìng hú;女主角任盈盈的「任」正確讀法應是「rén」,常常被誤讀為「rèn」。

金庸和古龍在這一點上,真可謂「難兄難弟」。《絕代雙驕》中,大俠燕南天的「燕」作姓時應作「yān」,但也總是被不同演員讀成yàn。

03

影視劇誤讀現象對漢字傳播有弊無利

無論經典老劇還是當下新劇,頻頻出錯的誤讀現象令人深思。有網友提出,這不僅顯露出了主創團隊的「不夠走心」,更有誤導社會大眾的風險。

「有朝一日,『瓜蔓』是否會和『給(gěi)予』、『鐵騎(qí)』一樣,向民間讀音傾斜呢?」

就此話題,記者採訪了首都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汪龍麟。汪龍麟指出,影視劇作為文化娛樂媒體,在編劇、演出上必然要嚴謹,「公眾表達要盡量少出錯。文藝作品能夠影響大眾的判斷,總是出錯對漢字的傳播是有負面影響的。」

但另一方面,汪龍麟也強調,影視劇的讀音謬誤對漢字的傳承傳播影響有限,因而對於此類現象,不必過於較真。



「我們應該用包容寬容的心態視之。出現的錯讀多是多音字,偶爾出錯對於行家尚且難免,何況演出人員呢?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想要把每個字都讀准寫准,對於並非有深厚文化修養的演出人員來說,要求太高了。」汪龍麟舉例,在中國古代戲曲演出中,常常有錯字出現,如元人雜劇把演出時的角色名「婆兒」寫成「卜兒」,就是為了識字不多的演員而改的。

「即便出現讀錯音,也無傷大雅,只要劇中人物演的合情合理,些許小錯也不會影響人們對人物的評價。演員能夠把人物演得逼真動人就行了,知道這方面錯誤的畢竟只是少數人群,大多觀眾只注重劇情和人物。」

對此,陳永聰持相同意見。他認為,觀眾不必杞人憂天:「漢字的讀音確實一直在變,但並不是毫無規律地變。官方的承認不是盲目的,從來都是講理據的。需要被廣泛接受,且在學術上說得通,才可能考慮改變一個字的讀音。即使再多人接受把『包』念成『棍』,它也不太可能成為正式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