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特電影節:大陸作品《白塔之光》獲金熱氣球獎(圖) 加载评论...
資訊  法國國際廣播  2023-12-05 05:16
為期兩周的第45屆南特三大洲電影節12月3日落下帷幕。由中國大陸導演張律執導的《白塔之光》獲得了電影節最高的榮譽金熱氣球獎 。應該說對電影愛好者來說,這並不是一個意外。《白塔之光》今年二月入圍柏林電影節主賽單元,雖然再度與金熊獎失之交臂,但這是張律導演第二次試水柏林電影節,可見其作品早已受到電影界業內人士的認可。2022年,法國歷史最悠久的亞洲電影節沃蘇勒亞洲國際電影節將金環獎授予張律的另一部電影《漫長的告白》。

南特電影節: 張律的《白塔之光》獲得金熱氣球獎 © 網路

複雜而精美的影片

南特電影節雖然並沒有嘎納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以及柏林電影節那樣聞名全球,但對華語影片卻是獨具慧眼,風格獨特的台灣導演侯孝賢就兩度獲得了南特電影節的金熱氣球獎 ,從而逐漸為法國電影愛好者所熟悉。中國第七代導演賈樟柯的《小武》與《站台》先後獲得金熱氣球獎,使之前鮮為人知的賈樟柯逐漸成為今天中國電影界領軍人物。

南特電影節評委之一法國女導演Agnès Godard 在接受法廣採訪時表示:"我們選擇獎勵《白塔之光》這部複雜而精美的影片。因為它就像一幅拼圖,以令人驚訝的方式拼接在一起。影片中人物的自由發展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那位年輕的女攝影師,她的形象十分感人,同影片中別的人不一樣,她並不是被動地接受她的命運。影片中的男主角則似乎是女攝影師的反面,但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總是十分出人意外,人物的故事似乎並沒有被預設,而是他們自己在決定情節的走向,是他們自己在書寫自己的故事。導演這這一切的駕馭能力是十分令人敬佩的。還有就是影片的節奏也十分特殊,雖然一開始時有些難於適應這種特別緩慢的節奏,但是,一旦入戲之後,就會隨著人物各自的命運而強烈吸引,因為劇情的發展總是出人意外,這是一部在技術上完美,內容上極為豐富的影片。「

柏林電影節的電影節總監查特瑞恩先生(Carlo Chartrian)在宣布張律的《白塔之光》參選時也贊稱這或許是張律表現情感最為複雜的電影之一。

《白塔之光》的複雜與精美自然離不開導演本人的人生與藝術經歷,張律是朝鮮族人,1962年出生於吉林省延邊,大學畢業於延邊大學中國文學系,成為延邊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之後在北京開始寫小說,其作品前期主要關注在被剝奪權利的人,尤其是生活在中國的朝鮮族。

並非電影科班出身,之前從事寫作以及文學教學的張律半途出家從事電影工作,據傳是因為與朋友打賭,要證明不從事電影專業的人也同樣能拍電影,同時也是因為他覺得自己該寫的書都已經全部寫完了,沒有什麼可寫的了。維基百科介紹說,張律後來說:「文字和圖像表達情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如果我能把我的觀點完全通過文字表達出來,我就不用費心去拍電影了,對吧?我不喜歡當我在電影中聞到了某種基於文學的敘事。我告訴人們,我與文學離婚並嫁給了電影。」。

2000年,他在韓國導演李滄東等電影界朋友的支持下,開始執導他的第一部短片《11歲》。《11歲》入選第58屆威尼斯影展短片競賽單元,而這次出人意料的注目,讓張律決定成為一名全職電影人。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在釜山影展推廣計劃的資助,張律指導他的第二部長片《芒種》,《芒種》在國際影展巡迴演出中獲得好評。入選第58屆嘎納電影節的第44屆國際影評人周單元放映,以及第10屆釜山影展新潮流獎等諸多獎項肯定。 2010年,法韓聯合製作了《圖們江》被認為是張律的成長電影,獲得第60屆柏林影展青年評審團特別提及獎外,第15屆釜山影展NETPAC獎,以及第8屆巴黎影展評審團獎等諸多國際影展獎項。

《白塔之光》的男主人公谷文通是一位離婚後獨自帶著女兒在北京生活的中年男子。曾經的詩人與文藝青年淪為美食作家,但生活也頗為閑適。其父親因一段不清不白的「流氓行為」被判刑因而被母親驅趕出家,在北戴河孤身一人苦渡殘生,父親的犯法與妻子的出軌導致他與女子相處時若即若離的心態,總是「太客氣」。谷文通常常隻身斜在一張狹小的、灰白的單人架子床上,指尖夾著煙,臉龐和一本詩集緊緊地湊在昏暗的燈光下。用導演本人的話來解釋:「"一般中年人是看不到來路,也看不到前方的,這麼一個吊在中間的狀態……谷文通與女兒的關係,與父親的關係,以及和一個與他有著若有若無的曖昧情感的女孩之間的關係,全部攪在一起可能就是中年的狀態。"

戲中戲

男主人公谷文通父親谷運來由田壯壯飾演的,多年前因為「犯下」已無從考證的猥褻罪被母親掃地出門,獨自來到北戴河生活,生活中唯一的憑倚就是二女過生日時用幾天時間騎單車前往北京偷偷地探望以及在北戴河的沙灘上放風箏。

雖然影片中的風箏是紅色的,但是,由田壯壯牽著的紅色的風箏很自然的令人想起1993年由田壯壯拍攝的回憶文革歷史的影片《藍風箏》,《藍風箏》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觸犯了當局,田壯壯也因此被禁止拍攝電影十年。

田壯壯在《藍風箏》中用鐵頭的口吻,將自己幼年時的所見所聞進行了藝術加工。與他有同樣經歷的中國第五代導演們當時曾經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放在那段歷史,並一齊在1993年推出反思文革的影片。張藝謀的《活著》,陳凱歌的《霸王別姬》,與田壯壯的《藍風箏》,那曾經是中國電影史上最絢爛的時代。

然而,田壯壯被禁止拍攝之後,張藝謀與陳凱歌雖然並未受到當局的制裁,但評論認為,之後兩人的作品便一年不如一年,中國第五代導演也從此集體隕落,光輝不再。

田壯壯同他在影片中所扮演的角色谷運來的遭遇是何其相似,谷運來因為自己與被猥褻的婦女都不再記得的罪刑被掃出家們,而失去了一切,一個人凄慘地苦渡晚年。而田壯壯則因一個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的原因觸犯了當局的紅線而從此結束了一位傑出的導演的藝術生涯。如果說,谷運來的悲劇僅僅是他的個人悲劇,田壯壯的被壓制則是中國當代電影的悲劇。

谷運來將自己年輕時迷戀的偶像上官雲珠的靚照貼在陋室的牆上,或許是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夠象上官雲珠一樣獲得平反,曾經在1978年獲得了當局的平反,不知田壯壯有生之年能否看到這一天。

電影節藝術總監看中國電影

南特電影節藝術總監Jérome Baron 對二十年來的中國電影評論說,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初,很少有國家的電影藝術家用所有可能的手法記載了中國演變的歷史,幾十年後,當人們要回顧中國的歷史時,是這些導演的影片會首先被反出來成為歷史的見證。雖然,這些導演今天都處於邊緣地區,其實他們在拍攝電影時就早已經被邊緣化。中國政策演變使許多導演的地位與工作發生轉變,有的離開了中國,有的留在中國,但是,從事別的工作,從事藝術,攝影等工作。有的則從國外返回中國,並且接受了當局的遊戲規則。南特電影節收到的中國電影越來越少,特別是最近四,五年來,在別的大的電影節的情況也同樣如此。而在2000年至2015年期間,來自中國的影片的數量往往在各大電影節位居首位。

電影節其他獎項

南特電影節評委決定將銀質獎章授予喀美隆導演 Cyrielle Raingou 的影片《LE SPECTRE DE BOKO-HARAM》。

銀熱氣球獎Montgolfière d'argent 由電影節和盧瓦爾-亞特蘭蒂克省議會授予,導演可獲得 4000 歐元。

發行支持獎

這是南特電影節今年新設的一個獎項。評審團決定將 "發行支持獎"(Distribution Support Prize)授予加藤拓也(Takuya KATO)導演的影片《惆悵》(LA MÉLANCOLIE)。

電影節和 SIX ARES-Groupe AVENTIM 將向該片的法國發行商 Art House Films 捐贈 3000 歐元。

評審團表示:"我們選擇獎勵這部影片的原因在於其形式上的簡潔性,這種簡潔性是為戲劇性服務的,同時也在於其超越傳統的突破性。「

《惆悵》講述的是一位婚姻處於破裂邊緣的中年女子不敢正視現實,同同樣無法面對婚姻失敗的情人前往山區野營,以逃避現實社會中的無奈,兩人互贈戒指,自欺欺人的假裝夫妻,但情人在回家途中不幸死於車禍,在還原過程中兩人的真相必露。加藤拓也是一位戲劇出身的導演,影片中的每一個細節都經過精心設計,從服裝顏色,背景的顏色,到演員出鏡的比例,整體給人感覺是一部技術精湛的影片。導演加藤拓也向觀眾解釋說,他期待通過這部影片展示不敢承擔責任的日本,他認為,今天的日本人無論在政治生活還是在日常生活中不敢承擔自己的責任。

青年評審團獎

青年評審團由來自南特地區的四名 17 至 24 歲的青年男女組成:Léa ERGÜN、Louise GUIBERT、Prune LE LANN 和 Mamadou SAVANE。他們決定將該獎項授予伊朗導演阿里-艾哈邁德扎德(Ali AHMADZADEH)的影片《危險地帶》(CRITICAL ZONE)。青年評審團獎由電影節和布雷蒙集團旗下的 Le Damier 基金會共同設立,獎金為3,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