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倆蘿蔔章騙了300億,中國第一女騙子的「漫威夢」(圖) 加载评论...
資訊  文娛春秋  2023-11-30 15:39
2017年7月,資深影視從業者老A,接到一個獵頭電話。對方在替一家廣東公司尋找影視項目負責人,那家公司叫作「承興國際」。

獵頭言之鑿鑿,承興國際手上持有很多世界知名IP,比如變形金剛、哆啦A夢、兔斯基等;更牛的是,還收購了「漫威之父」斯坦·李(Stan Lee)創立的公司,準備引入斯坦李最新作品進行翻拍。此前從未涉足影視行業的承興國際,野心很大,要做一個很多國內影視公司都想做的事兒:

中國的漫威。

老A直覺不靠譜,想都沒想就婉拒了。

6年後的今天,他又看到了「承興國際」這家公司的消息,伴隨著一個震驚企業界的頭條新聞——「刻倆蘿蔔章騙了300億」。近日,金融機構歌斐資產起訴承興國際、京東等公司,索賠35億,讓一個「巨型女騙子」躍上熱搜。

這個案子,其實和影視沒關係,但老A看罷,向「文娛春秋」大為感慨:

漫威很好做嗎?連個騙子都想當!

事實上,承興國際不僅是國內巨騙,當年所謂的「收購斯坦李公司」一事,也曾被斯坦李本人生前起訴過,斥責是「一場欺詐」。而這部分,還牽涉到中影集團、新影聯、北京演藝集團等官方機構。



-1-

「刻倆蘿蔔章騙了300億」的主角,是位「商界木蘭」——羅靜,她是女性企業家組織「木蘭匯」成員及理事。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木蘭匯」累計成員近300人,除了羅靜,還包括格力集團的董明珠、諾亞財富的汪靜波、噹噹網俞渝及知名主持人李靜等女性企業家。在一眾知名企業家裡,羅靜於2018年入選「商界木蘭精英30強」,得票率甚至超過董明珠,並擔任廣東省女企業家協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風頭一時無兩。

1996年,25歲的羅靜創辦了承興公司,此前,她是一名賣毛巾的促銷員,創業后,一開始也從事營銷業務,客戶都挺國際范兒——包括百事可樂、寶潔、諾基亞,甚至還有NBA。不過,營銷公司畢竟「是為他人做嫁衣」,沒什麼核心競爭力,頗具野心的她,把目光投向了文娛IP。

由於服務國際公司,獲取世界級資源也算是「近水樓台」,所以,羅靜先後拿下了變形金剛、哆啦A夢、功夫熊貓、兔斯基、貓和老鼠等IP的中國權益。然後再通過將這些IP轉授權國內企業使用,比如跟各大銀行合作聯名信用卡。2014年,還幫助建行信用卡植入到《變形金剛4》中。

創業初步成功后,羅靜又先後在中國內地、香港、新加坡收購了三家上市公司,構建了一個涵蓋泛娛樂產業、智能硬體、大健康等多元化集團。

從昔日的促銷員,到上市公司大老闆,如果正道經營,羅靜算得上一個白手起家的勵志人物。不過,人心不足蛇吞象,羅靜不滿足於現狀——開始玩起了資本運作。

為了維持多家上市公司的體量,羅靜需要大把資金,哪裡來呢?

融資。

除了IP授權,承興還有電商供應鏈業務,簡單來說,就是為京東、蘇寧等電商平台供貨,賺取差價。但京東、蘇寧等平台回款較慢,所以,承興就積累了不少京東等平台蓋章的應收賬款單據。

羅靜拿著這些應收賬款單據,找到了「木蘭匯」的「好姐妹」汪靜波(諾亞財富旗下的歌斐資產正是一家融資機構),以這些應收賬款做抵押,從歌斐資產那裡獲得融資(如果羅靜無力歸還,可持應收賬款單據向京東等平台索債)。

為了融到更多資金,羅靜指示手下虛構大量京東、蘇寧的應收賬款單據,並在歌斐資產去京東做真實性調查時,安排人手進入京東,冒充平台工作人員,在過道里把調查人員忽悠得五迷三道。

除此外,承興還拿出200萬元賄賂了諾亞財富項目總監,以讓融資能夠確保到位。

於是,羅靜使用虛假應收賬款單據以及冒充平台工作人員的方式,如法炮製,從包括歌斐資產、湘財證券、摩山保理、雲南信託、安徽眾信在內多家金融機構獲得了300億融資。

2019年6月20日,羅靜被抓;2022年11月1日,一審被判無期徒刑。2023年11月24日,歌斐資產起訴承興國際及京東等多家企業索償35億,又在網路掀起熱議。

這,就是羅靜的「蘿蔔章騙局」全貌。

由於要去京東等公司假扮工作人員,需具備相當不俗的演技,因而,有媒體把羅靜稱為「史詩級導演」;又因為詐騙300億,羅靜也獲封「天下第一女騙子」頭銜。

羅靜詐騙,融合了商戰、諜戰、心理戰等諸多因素,完全是個很好的影視題材,不知道未來會不會被改編為電影。



羅靜

-2-

事實上,「史詩級導演」羅靜在被抓前,的確想做電影業務。

2017年5月,承興國際宣布以1150萬美元(約8197萬元人民幣)收購斯坦·李於2002年創辦的POW!公司,並拿下了後者旗下數百個IP。

在當時發布的通稿里,是這麼說的:「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漫畫家一手打造,橫跨電影、電視、動畫、遊戲、虛擬實境、漫畫和出版等綜合領域的智慧版權庫,烙上了鮮明的中國企業基因和東方文化印記。」

當年7月25日,一家名為「聯承星影業」的公司於北京電影學院國際交流中心高調宣布成立(實際上是在8月14日正式通過工商註冊的),該公司主要就是圍繞斯坦李作品進行IP孵化延展。

「聯承星」由三個法人股東組成——除了承興國際對其控股外,另兩個股東都是國企背景:北京市電影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京影)和新影聯影業,分別占股24%。

京影股份由北京市國資委旗下企業北京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控股,而新影聯則又是京影的控股企業,旗下擁有大量北京院線資源,其中股東還有中國電影集團(佔新影聯29.2%股份)——所以中影也算是間接投資了「聯承星」。

大概是為了對標漫威或宣示權威性,「聯承星」宣布由前漫威娛樂全球市場與合作夥伴關係部們執行副總裁的鮑勃·薩波尼(Bob Sabouni)擔任新公司藝術顧問(確有其人);此外,又找了不少國內行業人士背書,成立了一個顧問團隊,其中包括:

資深影視製片人王為民(《狼圖騰》製片人)、北京電影協會副會長鄧永紅、中國電影基金會吳天明青年電影基金會總監吳妍妍(今年作為總製片的《我本是高山》引發巨大爭議)、微影時代娛躍影業副總裁姜輝、《看電影》雜誌創始人三木、北京演藝集團總經理助理及北京兒童藝術劇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董寧。

(在那個時間段,羅靜300億詐騙正在進行,現在看起來,這些行業大拿們,都是在為騙子背書站台。)

聯承星宣布了5個IP作品將進入後續孵化開發——分別是《Alexa》《圖像都市》《超人的叛變》《紅色幽靈》《無名小卒》。

但,這幾個作品,直到羅靜被抓,無一有所進展。

除了聯承星,承興國際還專門以斯坦李的名字成立了一家公司。2017年11月7日,在北京三里屯通盈中心洲際酒店,「斯坦李中國公司」正式成立發布會舉行。

發布會上,不僅展示了斯坦李創作的多個新作IP,95歲的斯坦李老爺子還以遠程視頻連線形式現身,親自給予這家新公司以祝福,更表示要在2018年7月到訪中國,舉辦「斯坦李漫畫展」,與漫迷會面。

這一消息,當晚就傳遍網路,引得不少漫威迷翹首期盼。

現場真正的重頭戲是——承興國際與廣州市委市政府旗下的廣州基金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成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首期規模人民幣50億元,在泛娛樂領域,進行IP的投資和孵化,打造產業平台、發展文化產業。」後來,通稿里如此寫道。

斯坦李中國公司還宣布舉行首屆「創青春」中國青年動漫創新創業大賽——該賽事由中國共青團中央發起,旨在鼓勵國漫,而「斯坦李中國將做作為特邀評委加入」。

斯坦李和共青團,這兩個八杆子打不著的人物、機構,就這麼奇妙地捆綁到了一起。

顯而易見,承興國際是希望藉助斯坦李的名頭,得以打通「政商關係」。

所以,羅靜是真的想做電影嗎?想要成為中國的漫威?

也許想,也許不想。

但能肯定的是,有名人和行業大佬助陣,她的詐騙之路能走得更為順遂。



-3-

在收購POW!公司一年後,斯坦李突然在2018年5月中旬委託律師起訴承興國際,稱自己被欺騙了,並申請超過10億美元的賠償。

當時,這是一樁海內外媒體都有報道的新聞。

這位95歲的漫畫傳奇人物指控說,POW!公司聯合創始人吉爾·錢皮恩(Gill Champion)和時任首席執行官肖恩·達菲(Shane Duffy)促成了一項「虛假交易」——達菲同時也是承興國際的副總裁。

斯坦李認為,被告合謀故意作出重大虛假事實陳述,並以脅迫或欺詐方式取得斯坦李簽名,以獲得斯坦李的身份、姓名、形象及肖像的獨家使用權,作為「邪惡計劃」的一部分,以犧牲李的利益為代價獲取公司掌控權。

2015年以來,斯坦李一直患有黃斑病變晚期(導致視力嚴重下降),這意味著他無法自行閱讀或開車。他的律師表示,與承興國際的交易是在斯坦李結婚近70年的妻子瓊·李(Joan Lee)臨終時達成的,這位漫畫作家「處於徹底崩潰的狀態」。而且,在成交之前,被告從未向斯坦李透露過交易的實際條款。

當時,斯坦李律師稱:「李甚至沒有在一項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交易中向迪士尼公司授予他的身份、形象、姓名和肖像的獨家許可,更不用說將他的姓名和肖像免費提供給中國的一家公司了。」所以,律師認為,斯坦李在交易文件上的簽名要麼是偽造的,要麼是被欺騙而簽署的。 

訴狀里還稱,被告們甚至控制了斯坦李的個人社交媒體賬戶,包括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現名為X)等。2018年5月13日,斯坦李在推特上寫道:「救命!有人劫持了我的Facebook 和Instagram。我想讓每個人都知道寫這些文章的人都是騙子,並且在冒充我。我怎樣才能把它們找回來?你們能幫忙嗎?」

而在此之前的一個月,即2018年4月,美國知名娛樂雜誌《好萊塢報道》爆料斯坦李疑似遭遇女兒JC「虐待」。其中寫道,斯坦李因妻子的去世和與女兒的爭吵而感到極度困擾,他正處於一場爭奪他的照顧(和遺產)的激烈鬥爭的中心,一位朋友懇求幫助:「他自己也需要一位超級英雄。」

報道中還透露,斯坦李說,她(女兒)「通常會對我大喊大叫,如果我不屈服,她就會歇斯底里地哭泣」。甚至,還有一段關於女兒JC對自己父親動粗的描述:

JC 抓住李的脖子,將他的頭撞到椅子的木質靠背上;喬安妮(斯坦李妻子)的手臂上有很大的瘀傷,腿上的血管也破裂了,李的頭骨後部有挫傷。

這篇報道,呈現了一個極其自私、唯利是圖且又不孝的女兒形象。可嘆斯坦李以「超級英雄之父」的面目存在半世,卻有這樣一個女兒,也是唏噓。

然而,詭異的是,就在起訴一個多月後,2018年7月5日,斯坦李放棄了起訴,並撤回對於承興國際的詐欺指控。

當時,距離這位高齡老人去世僅剩120多天(斯坦李於2018年11月12日去世)。

合理猜測是,斯坦李女兒趁老人家視力不好的情況下,達成了與承興國際的交易,並將費用收入自己囊中。不過,在斯坦李意識到問題后,遂發起指控,後來在女兒「歇斯底里的哭泣」后,無奈撤回訴訟。

儘管有欺詐風波,儘管沒有任何IP作品被影視化,然而,承興國際卻借著「斯坦李概念股」股票大漲。2018年在港股普遍走低的情況下,承興國際則穩中有升,逆市上揚,2018年年底收盤8.93港元,較年初漲約36%,市值接近百億。

但一切都如幻似影,一場欺詐大戲后,羅靜的美夢也醒了。

羅靜東窗事發后,斯坦李女兒發布聲明,稱將收回自己父親被承興國際收購的POW!公司控制權,同時,她在聲明中說:不會容忍也絕不容忍斯坦·李的名字、肖像權和宣傳權與這種犯罪行為有關!

在股票市場上,承興國際股價也開始一路走低,從2019年4月15日的10.36港元高點,跌至當年7月8日的0.29港元,暴跌97.2%,昔日百億市值灰飛煙滅。

那時,距離《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上映剛過去不到80天,而羅靜的漫威夢,也就此畫上「終局」。